版权所有:科尔沁都市报 PDF版
往期回顾
发刊日期:2020年07月31日> > 总第4763期 > B7版 > 新闻内容
古刀长安
新闻作者:科尔沁都市报  发布时间:2020年07月31日  查看次数:  放大 缩小 默认
 作者  杨景威
  江川无言,收起了追云剑,静静地望着她离去。
  他仿佛想到了一个人,在数十年,也是一身红衣。
  不知过了多久,或是半个时辰,或是几刻钟。
  在山之巅,已然能清晰地看到江川的影子了。
  山顶很萧瑟,没有气势磅礴的宫殿,也无耸立云霄的楼宇。
  仅有一座茅草屋,在斜阳的点缀下,显得孤寂无比。
  屋前,是一座石碑,苍劲的神阁二字静静地印刻在其上,似是过了万载的岁月。
  远处层云万里,鸿雁飞过,每一声悲鸣,在江川听来,都在与离人诉说着悲欢离合。
  他在思考。
  铃儿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,江川只听见一阵脆耳的铃音。
  她仍旧一袭红衣,在火光下凄艳无比。
  老人看了一眼铃儿,点了点头。
  铃儿知道那些往事,所以她很心疼父亲,但她又无法改变什么,只能默默地站在那里。
  毕竟他们都是倔强的人。
  “你来填火,不要让它熄了。”
  老人站起身,对铃儿平静地说道。
  江川似也有了结果,将追云剑卸下,轻轻地放在一边。
  随即他看向老人,满是坚决之色。
  老人拍了拍身上的尘土,举起古剑,郑重地对江川说道:
  “剑名,告赎”
  江川拿起长安,轻轻地抚摸,随后他将长安越过头顶,又缓缓放下,直至放到嘴边,轻轻地吻下去。
  “刀名,长安”
  江川不急,他很兴奋,他第一次见到长安还是在十年前老人将长安送给他的时候,在那一刻,长安便承载了复仇的意义。
  在那之后,他再也没见过长安,因为它被收入了古鞘中。
  他很想念长安,就如同他想念多年未见的父亲一样。
  任何武器出鞘都有声音,但,长安例外。
  江川在拔刀的一刹那,乌云遮住了世间唯一的光亮。
  狂风起了,在山顶呜咽着,这山上的一切除了风之外都失去了生机,像是在向长安表达着虔诚。
  长安,魔刀,刀中王者。
  江川瞬间被魔气灌体,冷冷地盯着老人。
  老人很欣慰,他等这一刻很久了。
  “我养刀十年,只为今日,我只出一刀,也只会一刀。”江川的声音沙哑。
  说着,他双手举起长安,刀意欲斩天。
  远处的火熄了,山顶不再光明,就连旷野的千帐灯火也摇摇欲坠。
  世间万物都在向长安臣服。
  没有任何花哨艳丽,也没有极致的快,也没有镇压一切的力,这是最普通不过的一刀,也是唯一的一刀。
  老人动了,他左手负于身后,右手轻挥告赎,每一次挥舞,虚空中便留下一条印记,直到这无数印记化为一条白色的龙。
  白龙有灵。
  刀终究要斩下,白龙也要腾飞。
  “轰。”
  一霎那的光芒充斥在大地上,给黑夜带来了曙光。
  只可惜转瞬即逝。
  老人站在那里,还是那个姿势,左手负于身后,右手挥剑。
  但下一刻,挥剑的手臂瞬间从老人的肩膀处断裂,横飞出去,伴随着的还有那碎裂的告赎。
  老人闷哼一声,后退数步。
  铃儿见状,立马将老人扶住,冰冷地盯着江川。
  江川垂下长安,沉默着,蓦地,他捂着胸口,喷出了鲜血。
  他不能承受长安的刀意。
  “这不像你。”老人咳嗽着,靠在铃儿怀里。
  “我很想念父亲,他是很正直的人。”江川再次留下了泪水,思念中夹杂着怀念。
  “这些年你的确很辛苦,不过你刚才应杀了我,而不是断我一臂!”老人挣扎着欲起身,痛苦的说道。
  “父亲也不愿我杀了你。”江川边说着,一边走到老人面前。
  老人沉默,也留下了思念的泪水。
  柴火不知什么时候又升起了亮光。
  他将长安放在老人身边,在火光的照耀下,黑色的长安显得耀眼无比。
  “比复仇更贵重的往往是宽容。”
  铃儿神色复杂,老人泪流满面。
  江川走了,放下了长安,孑然一人,但却更加思念父亲。
  老人望着江川离去的背影,不言不语。
  他知道,从此后,无人再叫他师父。
  风住了,无论是山巅,还是九州大地。
  江川的背影逐渐与夜色融为了一体。
  长河残月,苍茫黄沙。
  世间,又多了一位远行的浪子。
(完)
上一篇 下一篇
 
CopyRight 2009-2018 © All Rights Reserved.版权所有:科尔沁都市报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
通辽早点·都市报 技术支持:1317752520 技术热线:18647590040 广告热线:0475-6380108 | 备案号:蒙ICP备17002234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