版权所有:科尔沁都市报 PDF版
往期回顾
发刊日期:2020年07月31日> > 总第4763期 > B7版 > 新闻内容
有云才有雨 第二章
新闻作者:科尔沁都市报  发布时间:2020年07月31日  查看次数:  放大 缩小 默认
作者  薛彦田
  谷贻善变了脸,告诉那些八旗子弟,皇帝现在在故宫里也是没有饷银的,你们在这儿摆什么谱?那些八旗子弟只好散去,有人还哼着小曲儿,他们根本不想今后的生活。这让谷贻善连连叹息。
  新来的都统把大门关上,根本不出来。任凭谷贻善和那些八旗老兵们在将军衙署前穷叫唤。把谷贻善恨得直咬牙根。他气愤地骂道:“狗眼看人低,小人得势。”
  谷宝珠像个笼子里的狗似的被人家抬着,来到了新的家里。谷宝珠在木老虎里只露出一个脑袋,浑身不能随意动弹,那种戒烟真是欲生无门欲死无计。谷宝珠的母亲可怜儿子,给烟瘾发作的谷宝珠送去大烟,谷宝珠刚抽了两口,谷贻善跑了过来,把他的烟枪夺走,又狠狠地打了谷宝珠的母亲。谷贻善教训自己的老婆,现在旗兵的饷银已经停发,绥远城几千口满族人还不知道如何活命,自己的人已经被将军撤了,下一步怎么办,都不知道,在这种风雨飘遥乏际,谷宝珠却要抽大烟,那岂不是找死。谷贻善告诉老婆,自己马上要去北京和太原活动活动,不能死守将军衙署,要另寻出路。
  谷贻善临走把赵雅心叫到自己跟前,“宝珠戒烟的事儿就归你负责,他如果戒了大烟,你这辈子也许还有点儿指望,他要是戒不掉大烟,你就准备喝西北风吧。”
  赵雅心点头答应。
  谷贻善从老婆那里拿了厚厚的一沓地契,这些要给人家去送礼。原来从光绪二十九年开始,绥远这里就成立了垦务衙门,绥远前后的几任将军,都兼任垦务大臣。这谷贻善兼了多年垦务大臣,手里的地契自然很多,他现在拥有多少土地,怕是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。现在这些地契就是他活命的本钱了。
  赵雅心在家里监督谷宝珠戒烟,他大烟瘾犯了,哭天喊地的求人给他送烟来,谷贻善的夫人就让丫环们给宝珠送些汤汤水水,不能把儿子饿死啊。赵雅心说将军已经给全家人下了命令,谁要是敢给宝珠送烟土,就把谁的手剁下来。谷宝珠的母亲也不敢再给送烟土,她也知道现在是非常时刻,这个家将来变成什么样子还不知道呢,怎敢再让宝珠抽大烟。
  赵绍源看见谷贻善给谷宝珠戒烟用了死办法,就把归化城里的一个老中医推荐给了谷宝珠母亲,谷宝珠母亲答应让赵绍源把老中医请来。老中医来了之后,也没有给谷宝珠把脉,说这不是病,不用看,他给谷宝珠开了一副“解毒醒心汤”。把药方递给赵雅心。谷宝珠的母亲给了老中医二两银子,又把老中医送回归化城。
  每天赵雅心把解毒醒心汤熬好端给宝珠,谷宝珠不愿意喝那黄乎乎的汤药,就央求赵雅心给他那么一点点烟土,可是赵雅心没一次答应过。谷宝珠坐在木老虎里活不了,死不成。他把全部仇恨都记在了赵雅心身上。他在木老虎里发着狠,等有朝一日出去非杀了赵雅心这个娘们儿不可。谷宝珠觉得自己选错了老婆,赵雅心对他没有一点感情。
  恶少谷宝珠的这次戒烟整整用了六个月的时间,等天气凉的时候,谷宝珠被从木老虎里放出来了,他已经皮包骨头,面白如纸,弱不经风,直不起腰来,走一步都是满头虚汗。这次戒烟,整整扒了他一层皮。但是谷宝珠的戒烟成功了,他现在闻不得鸦片的味道。这六个月的木老虎把他的精神气儿坐没了,他再也不敢想鸦片的事儿。他知道父亲的脾气,如果再抽上鸦片,父亲敢把他在木老虎里关三年,那他可真是猪狗不如了。谷宝珠现在不仅不想鸦片,还恨死了鸦片。
  谷贻善从太原回来了,他庆幸自己多亏活动得及时,绥远都统的职务被免掉了,但是山西省的人赏了他一个绥远垦务局局长职务。夫人也非常高兴,她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了,她高兴地告诉丈夫,儿子宝珠的戒烟也终于成功了。她让儿子宝珠进屋来见过父亲,宝珠有气无力地走进屋来,他虽然戒掉了大烟,对父亲却也满腔仇恨。他只是简单地给父亲行了个礼,站在一边等待着父亲的吩咐。
  谷贻善一看儿子戒烟成功了,心里也有几分高兴,就和宝珠商量今后的事情。谷宝珠想了想说:“还是让我学买卖吧,我身子弱,在帐房里呆着也许能干得了。”
  谷贻善就琢磨着给儿子找一个师父,教他学习做生意,他想起一个人来。(未完待续)
上一篇 下一篇
 
CopyRight 2009-2018 © All Rights Reserved.版权所有:科尔沁都市报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
通辽早点·都市报 技术支持:1317752520 技术热线:18647590040 广告热线:0475-6380108 | 备案号:蒙ICP备17002234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