版权所有:科尔沁都市报 PDF版
往期回顾
发刊日期:2019年01月11日> > 总第4305期 > A11版 > 新闻内容
远方的外婆 您好吗
新闻作者:科尔沁都市报  发布时间:2019年01月11日  查看次数:  放大 缩小 默认

  张瑛倩

  2001年,小小的生命伴随着春的脚步悄悄降临,我在全家人热切的目光和满满的爱中出生。而外婆的爱,让我的童年回忆充满了色彩。

  妈妈爸爸整天忙于工作,没时间照顾我。他们只好把我留在外婆身边,那位慈祥爱笑的老太太便一天天一年年陪伴着我的童年。好听的故事、可口的饭菜、温暖的怀抱······她像呵护幼苗一样无微不至地照顾我、爱我。而我的调皮任性和不懂事,却无数次伤过外婆的心。

  依稀记得三岁那年,外婆陪我与小朋友玩耍时,我盯着小朋友的摩托车痴痴地看,不说话也不去玩儿。也许是我羡慕的眼神刺激了外婆溺爱的心,回到家后,外婆便开始找钱、一遍遍地数钱,然后带着我去买了一台摩托车。我骑着崭新的摩托车,骄傲地在小朋友中间骑来骑去,别提多高兴了。外婆不说话,眼神随着我的骑行路线一直笑眯眯地看。长大后我在想,从苦日子里熬过来的外婆,一遍一遍数钱给外孙买这个不当吃不当喝的东西时,心里是何感想?

  五岁那年,家里包饺子,外婆不小心把我最心爱的碗打破了。我大声地冲外婆边哭边喊,口口声声要求“赔”。外婆安慰我说:“妍妍,别哭,外婆明天去超市再给你买一个”“那还能买到跟这个一样的吗?”我依旧哭闹不止。外婆放下手里的活,在那个寒冷冬天的傍晚,走向超市……

  在我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,本就体弱多病的外婆走路都要靠别人扶着,说话口齿也不清晰了,连吃饭都需要有人在身边照应着。有一天,吃饭时外婆突然咳嗽几声,嘴里的饭喷到了我的饭碗里。我嫌弃地冲她喊:“这饭还咋吃呀?”外婆可怜巴巴地看着我,含糊不清地对我说:“妍妍,我不是故意的,快换一碗吧”。妈妈那天狠狠地教训了我。

  日复一日,外婆的病越来越严重。有一天,妈妈带我来到外婆家,一进屋就看见外婆的鼻子又青又肿。妈妈着急地问:“这是怎么了?”“昨天晚上睡觉掉下床了”外婆话音刚落,我便跑进卧室悄悄抹起了眼泪。那是第一次,我开始心疼外婆。

  九岁那年,妈妈为了让我能有一个更好的学习环境,把我送到市里读书。要离开家人,离开外婆,我真舍不得。但我并未意识到,这次分离之后,外婆会永远地离开我。一天中午,老师家的门被轻轻敲开,我二姨意外地出现在门口:“老师,我是妍妍二姨,孩子外婆去世了,能把孩子接回去几天吗?”我当时感觉一阵晕眩,心好像被什么抽空了似的,一阵阵地疼。我的世界里,再没有外婆了,没有温暖的阳光。在回家的车上,我没有说话也没有哭,脑海里悄无声息地回想过去,想和外婆在一起的点点滴滴。

  2009年9月9日,我永远失去了最爱我、我最爱的外婆。妈妈说,外婆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,我也相信了妈妈的话。可家的每一个角落里,外婆的音容笑貌还在。

  如今,我已经十八岁,外婆离我远去八年多了。我经常会回忆起外婆拉着我的手在街上闲游,手是软软的、暖暖的。

  外婆,您现在还好吗?遥远的您让我一直想念!您爱的妍妍已经长大,多想有机会让我来好好照顾您、安慰您,哪怕一次。

  (作者系开鲁一中高三二十五班学生 指导教师 张玉梅 梁立伟)

上一篇 下一篇
 
CopyRight 2009-2018 © All Rights Reserved.版权所有:科尔沁都市报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
通辽全媒体 技术支持:1317752520 技术热线:0475-6380103 广告热线:0475-6380108 | 备案号:蒙ICP备17002234号-1